对话心理咨询师——甘劼

 
  
  有匪君子
  甘劼老师是我们采访的di一位,也是心理咨询行业算是稀有的男性咨询师。在决定预约采访甘老师之前,我们还颇有些紧张,但是在和老师商量采访时间时,这种紧张很快就被老师温和和真诚的态度打消了,没错,我们对老师的di一印象就是“翩翩君子”。
  甘劼老师和燕园博思的众多心理咨询师一样,都是半路出家,原来因为爱好文学和哲学,甘老师做过一段时间的讲师,主要是讲一些国学、哲学课程。但是市场上所需求的国学与甘老师心中的国学其实理念不合,比如市面上在“兜售”国学时,为了吸引大众,往往将国学与时下大热的管理学、经济学等掺起来,似乎只是披着国学的外衣,丧失了纯粹性。老师打算转行后,还是想做一些与人打交道的工作,又对心理咨询感兴趣,因此就这样,甘老师走上了做心理咨询的道路。
  其实甘老师在大学阶段就体验和接触过心理咨询,但是由于他对东方哲学和文学的深入理解,他认为人zui主要和zui强大的力量都来自于自己。因此这也形成了他做心理咨询的一个态度,“除了你能帮助多少人以外,更重要的是你对人有一个理解,对自我有一个探索的过程”。
  而这个自我探索的过程,就表现在个人的成长上。甘老师说,在进入心理咨询这个行业之前,其实他自我的成长就已经比较好了,究其原因,也是因为他在文学和哲学上做了很多工作。甘老师主要研究的先秦文化中,影响zui为深远的儒墨道家对于人性的讨论和探索是非常多的,其对宇宙万物的理解也会对人们认识世界有着深刻的影响,这对于自我的成长是有很大帮助的,这也奠定了他的咨询风格。
  甘老师现在给自己的定义是存在人本流派的咨询师,但是一开始甘老师在学习心理咨询的时候,主要方向其实是认知行为疗法。在13年参加一个焦虑认知治疗的培训时,甘老师发现一个细节,当咨询师老师在询问来访者时,会有一个假设检验的过程:“你是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你会晕倒)?”对于西方人来说,他们可能会准确的回答“Yes”或“No”,但是深受中庸之道影响的中国人却绝不会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他们会说“万一呢?”“可能吧。”这就出现一个非常明显的东西方的文化差异,这让甘老师对认知行为疗法对在本土的有效性产生了一些不确定。
  后来,甘老师又转向了一直在心理咨询中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分析流派,但是这个流派也是按照西方人的常模来建立的,对于我们,它仍有其局限性。
  在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咨询风格的过程中,甘劼老师也一度感到很迷茫,但是由于其在东方哲学,尤其以道家为主要方向的了解和研究,使他在咨询中主要站在人性的层面来关注来访者并进行工作。因为人性在全世界的差异其实不大,因此有其通用性,往往不受地域和文化的限制。“后来有学生跟我说,说你这个很像存在人本主义啊,我这才意识到,那好吧,既然有这么一个框架,那我就往里套吧。”就这样,甘老师的咨询风格就这样确立起来了。
  关于OH 卡牌
  甘老师目前致力于在中国推广OH 卡牌,OH 卡牌是由一位在加拿大攻读人本心理学硕士的德国人Moritz Egetmeyer和一位墨西哥裔的艺术家 Ely Raman 共同研发。卡牌一共176张牌,由两组牌组成。其中一组是图画卡88张,图片内容包含了我们生活各个层面的水彩画图案(考虑到文化的差异性,卡牌内容分涉及不同的人种,这也就帮助它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文化差异过大导致的局限性)。另一组是引导卡88张,上面有文字,可以作为这些水彩画图案的背景。字卡反映出角色互动和情欲投射的情绪反应。当选择任意一张图卡放进任意一张文字卡,那么就会有7744种不同的组合情况。我们借助这不同的图案和文字的组合,可以刺激我们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促进认知,增强自我觉察,亲近自己的潜意识,从自己的想法里探究到真实的心理,并且可以自我治疗。
  我们也可以借助OH卡,来发现、了解、训练我们的倾听和理解能力,增强我们真正听取对方意见的能力,避免批判或竞争的心态。同时,在尊重和保护私人隐私的情况下,也可以借助OH卡交流感情、观念、心理。甘劼老师主张运用oh卡牌中的构造法,通过来访者对卡牌的故事化,帮助他发现自己的盲点,从而使其zui终自己找到了解决困惑的途径和方法,也就是帮助来访者发掘自己的潜能。
  Oh卡牌属于表达性心理治疗的范畴,相比沙盘,卡牌也有它自身的优势和不足之处。卡牌的形式相比沙盘而言,卡牌的优势在于:1、不易受到场地和道具的限制随时随地都可以展开来,形式有趣,不枯燥;2、能够有效的减少来访者的顾虑和表达性的问题;3、降低来访者的防御性,有助于咨访关系的建立,推动咨询的顺利开展;4、对卡牌故事化的描述均借由来访者自己的意志完成,能够更有助于咨询师从精神分析、投射、叙事的角度进行咨询。但卡牌也有其劣势,相比沙盘是在3d的层面进行,卡牌则属于2d的层面,所以它不如沙盘的表现力强。
  “咨询师了解中国国学是必要的”
  推广OH卡牌这一国外成果的甘老师对中国传统文化也颇有研究,他乐于从文学、哲学中汲取能量,以思索了解自我。当然,这也对他的咨询也起到了帮助作用,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在心理咨询中得到体现。
  甘老师认为不懂国学就不懂中国人,搞不懂中国文化下的集体心理、人格特征就做不了咨询。大家想想,我们平时生活中用的那些成语都出自哪里?就来自道德经、庄子、论语啊。儒道墨三家基本构成了中国人的精神内核,这是百姓适用而不自知的。事实上,道、儒、墨分别代表了本我、自我、超我三个部分,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就必须有这三方面的整合。
  我们要理解来访者往往就需要理解他的宗教信仰,有时候一些来访者往往就是有宗教上的困扰的,比如来访者出轨或者堕胎,他们会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上帝惩罚,是不是会下地狱,转世不能投个好胎等等。那么这时候咨询师应该尽量和来访者站在同一个阵营,就是说我们也应该了解一些宗教的知识,这样才能和来访者在一个频道上沟通。
  放眼西方,他们的实证研究走在我们前面,对来访者的回访也更重视。举个例子,欧洲有个跟踪研究做了20年,由于那边的传统是改嫁要改姓氏,在这个研究其间一个女性来访者的姓氏都更换了6次之多,可见回访调查的难度也是比较大的。有意思的是欧洲重认知,美国则偏重行为层面。
  给我们的建议
  甘老师作为一个男咨询师,首先站在男性咨询师这个角度上,对我给出了一些建议,因为接触的女性比较多,所以对于移情关系的处理是很重要的,还有就是可能男咨询师在著书立说,逻辑思维上更多一些。
  之后甘老师对咨询师的成长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对于一个咨询师来说,一定要养成自己的咨询风格,要确定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对于自己越清晰,咨询做起来就越顺畅,对于来访者要以一种有兴趣的状态去倾听。咨询中的态度是十分重要的,态度决定与来访者的关系,资访关系的建立离不开咨询师真诚的态度。
  总的来说,甘老师对于我们的建议有很多,其中有从男咨询师这个少数角度出发的,也有从个人成长上出发的,其中zui重要的一点还是咨询师的知识储备,面对五花八门的来访者,咨询师个人的知识储备一定要足够丰富,才能跟来访者站在同一角度上交流,对更多事物的了解能使咨询师从多个角度观察来访者,来和来访者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而在各种知识中,老师更是首推国学中的诸子百家的儒道墨三家,因为这三家的思想深入人心,可以说是百姓用而不自知之,对这三家的学习能够更好的让我们了解我们自身,更加了解中国人。
  那么如何加强我们的知识储备呢?甘老师以道家思想学习为例:先读道德经原文,然后找不同版本的白话翻译来看,之后再去找那种分析道德经的书来看,过程中一定要记得抱着一种多角度的观点来看各种版本,不要对一个版本一个角度来看,看完之后可能找到自己zui相信的观点,或者说是自己zui适合的观点,然后用这种道家思想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实践,同时再去和别人辩论这种观点,著书立说。这样下来才算是真正对道家思想的学习。
  对于国内咨询行业来说,国内还有一点做的不好的是询证的过程,对于不同方式方法,究竟哪个是zui有效的,等等这样的论证还是很少,还是需要有人来填补的。这也提醒了我们对于咨询完成后来访者的回访以及跟踪疗效也是咨询师应进行的一项工作。


15
心理专业积淀
182689人次
心理咨询认同
三城四地
六家专业中心
2000+来访者/年
信任选择
238名心理从业者
专业细致的心理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