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心理咨询师——石云裳

  一、成长历程

  石云裳老师本科是国际经济贸易专业的,大学期间由于亲戚的关系恰好有契机到北医三院进行学习,于是就读了北师大的发展心理与心理健康在职研究生,正式踏上心理学的道路。

  陆续的接受了一系列培训,zui初是从沙盘开始,然后接触精神分析疗法比较多。之后开始了为期5年的个人体验,分析师是精神分析取向的。有了在北医三院长期的临床诊断和治疗学习,对于石老师是建立了很好的病理和药理基础。但是石老师还是说在开始接咨询的早期是zui难熬的,总是会焦虑啊抑郁啊,往往见到来访者就害怕,在面对来访者的时候会慌乱,不知道要说什么,要怎么去运用那些学过的技术;再加上个案比较少,自己又是边做咨询边做管理,比较力不从心。

  石云裳老师长期接受一对一督导,督导师是国内首位获得IPA(国际精神分析协会)认证精神分析师的DR.LIN。因为精神分析的中心主要在英国,于是石老师成为了国内首批赴英国塔维斯托克中心接受精神分析培训的一员,在其中她感受到英国传统的精神分析流派的熏陶,也看到了塔维中心培训体系的严格。

  石老师是精神分析中克莱因客体关系学派的,擅长的咨询领域在18-50岁左右的一对一咨询,主要是神经(焦虑、抑郁、强迫)、自我探索及个人成长、身心问题和躯体化反应方面,更擅长做长程咨询。

  二、个人体验

  做个人体验真的很重要

  在咨询师成长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个人体验。石老师说到,在她学习咨询的zui初五年,她做个人体验的花费相当高,自己基本上都是处于赔钱的状态。但是这一部分是必不可少的,正是因为走入了个人体验师的咨询室,使她在做心理咨询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个人体验师的功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作为容器,一种是分析。

  作为容器的那部分就像妈妈在喂养孩子,你去将自己的情绪和问题一股脑的倾倒给体验师,体验师把你的这些东西吸收过来,然后处理一下再还给你,让你从中吸取养分。就像孩子在妈妈的子宫里,孩子要将许多东西排出来,再吸收母亲的养分获得成长。

  而分析的部分就像父亲,也像外科手术,体验师下刀直接切到你的防御机制上,去剥开你的内心并修通你存在的问题。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很痛苦,因为原本那些东西被你自己防御的好好的,体验师却要去把他分析出来,暴露出来,让你认识到自己内心没有修通的部分。但正是伴随着这样的痛苦,咨询师才能更好的成长。不过我能感受到体验师是善意的,我知道他是为了帮我。石老师说道。

  这两种功能的使用需要针对不同的咨询师,对于功能稍微弱一些的人来说,可能体验师更多的会像容器一样,抱持着的时间比较久,而对于功能强一些的咨询师,体验师往往会更多用分析的方式来剥开你的内心。我一直告诉自己我的体验师总是很直白的分析我是因为我功能比较健全,石老师笑着说。

  找牛的分析师是捷径

  石老师分享到,找体验师还是要选择业内比较牛的,自己比较熟悉又认可的。虽然这样来说相对的花费会比较高,但是由于他的能力和资历在那里,他会带你走的比较深,你也会成长的更快一点,相当于走了一条捷径。

  因为我在我的体验师那里做了五年,时间久了我的风格也有一些像他了。石老师说。这是因为体验师的风格内化到了她的人格结构里,同时自己的来访者也会受自己的风格影响,这有一点一脉相承的意味在。

  三、咨询心得

  对于心理咨询这个石老师已经待了11年的行业来说,虽然心理咨询不能让人发财,但是其给予咨询师的心理价值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这也正是石老师留在心理咨询行业的主要原因。当回想起自己刚刚接触咨询的5年时间,石老师坦言,是十分困难的五年,但是当熬过了头5年之后,便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轻松。

  现在老师的困难或者说相对比较难的地方可能是在咨询的容量过多,导致咨询之后不太容易消化,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老师可能会选择在咨询中心和同事聊聊天,然后可能特定时间在咨询师团体中表达一下,或者寻求同辈督导的帮助。

  在日常生活当中,老师经历了三个阶段,di一个阶段是一种全能,亲戚朋友都来找老师帮忙,但是老师可能过的很累,没有休息时间,上班下班都是一个咨询师的角色;第二个阶段就是比较烦,比较苦恼,这个阶段老师可能就是尝试在咨询师与亲朋好友这两个身份间相互转换,放下咨询师这个角色;而现在,也就是第三个阶段呢,老师可能就不会透露自己作为咨询师的身份,对于亲朋好友来说呢,也不会再以咨询师这个角色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可能更多的是为他们推荐其他咨询师,老师个人感觉可能这种给人感觉没有那么用心,可能关系上面会有些疏远,但是这么做也是为了亲朋好友好。

  对于心理咨询行业的现状,老师与之前的行业状况进行了对比,老师认为现在的咨询市场比以前更为宽广了,而且大众普遍更加接受心理咨询了,与此同时行业内部也更加规范了,在可预想的未来心理咨询行业肯定会越做越好。

 

15
心理专业积淀
182689人次
心理咨询认同
三城四地
六家专业中心
2000+来访者/年
信任选择
238名心理从业者
专业细致的心理帮助